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23章 脚踏帝骨回归

作者:辰东字数:5249更新时间:2019-09-15 21:58:38

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这是太武的心声,深感不祥,但是他不可能说出来,他得咬牙拼死一战!

这一瞬间,正是两人决斗最激烈的时刻。

七死身,七尊太武战体一起出击,实在是惊天动地,鬼神哭吼,这苍穹都是血色的,闪电交织,仙魔嚎叫。

七身横空,历代都是无敌的代称!

可是现在太武的心都在滴血,前两尊战体也就罢了,现在第三尊法体横空时,被楚风化成的磨盘……碾爆了!

这是何等威势?

堂堂太武天尊,居然刚一接触就化成一片齑粉,血雾与能量直接炸开并沸腾!

这一景象太过可怖,历经过漫长时代的老牌天尊,负有盛名的一方强者,居然如豺狗般被人一击而爆!

这过于骇人。

所有人都震颤,一片哗然,这实乃是天崩地裂般,冲击人的心神,天尊间的争锋动辄就是两败俱伤,各自损命。

可是现在眼前的场面颠覆了他们的记忆,知名天尊施展出逆天绝学——七死身,可结果却直接被人虐爆!

“怎么可能?师尊吃大亏了,元气耗损的厉害!”太武天尊的第六弟子云恒低呼,满脸的骇然之色,非常的不安。

早先就是他接待了楚风,将他引入悬浮于空的黄金殿宇中,怎能料到,那个人畜无害的少年现在猛然释放滔天魔威。

“七死身,古今无匹,乃是我道鼻祖开创,理应天上地下无敌才对,怎会如此?!”

太武一脉的大弟子语声颤抖,其他弟子也都是心神颤栗,脸色皆早已骤变,心中充满不祥之感。

这一系的祖师武疯子,私下里被有些弟子尊称为武皇,号称打遍历代难逢对手,其天功无匹。

事实上也是如此,自从史前时代,那个黑手黎龘殒落后,武疯子就被世间人认为,无人可制衡了。

更有传言,武疯子真身入得阳间几座名山,得到了未明的传承,便是黎龘复活也再难压制他。

至于不久前,武疯子出世后疑似在第一山吃了小亏,事后证明不是其真身,而是一缕清气化形出世。

“啊……”

太武天尊大叫,这一次数具战体齐出,围攻而上,结果依旧遭遇了不测,其中之一被那磨盘吞了进去,而后两块磨盘转动,惨不忍睹!

转眼间,太武七死身失去四身,形势逆转之快超乎所有人的预料。

这可不是玉石俱焚,而只是他自己耗损严重,实在惊人,就是旁观的几位天尊也都脊背发寒,心神剧震。

砰!

剧烈的震动,苍穹被打穿,太武天尊的另外三具战体终于是给予了楚风一击,三体合力,不可想象。

所有人都看到,在楚风化成的磨盘周围,空间被震裂,黑色的缝隙蔓延出去也不知道多少里,罡风如海又如电,呼啸着,将战场中的一些法器都侵蚀的坏掉了。

比如,早先太武损失的四身所遗留的断矛等,都暗淡并烂掉。

至于风暴中心,楚风化身成的磨盘也在轰鸣,剧震不已,而后一气散开,回归血肉中,露出了真身。

他大口喘气,胸膛剧烈起伏,虽然有些消耗,但是并无大碍。

另一边,太武愈发的不安,甚至有一股冲动,想就此遁离战场。

身为天尊,都有强烈的直觉,隐约间他仿佛看到了血光临身,人头飞落的最终画面,他不想死在这里。

明知不敌,绝不会凭着血勇死战到底,他不想枉死,趋吉避害是这个层次的生灵的本能。

可是,数次尝试,他深感天地间一片灰暗,在自身道场中布置的后手竟都没有任何作用,所有与外相连的通道都被镇封了。

“逼我破釜沉舟,死战到底啊。”太武心中思忖。乱小说】】Www.lxiaosHUO.NEt

而后,他的双眸渐渐刺目起来,像是两口仙剑祭出,越发的璀璨与犀利。

刹那间,他信念强烈,自我反省,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究竟到了多么危险的境地。多年的安逸,托庇于武疯子的威名,他这么多年来居然失去了进取心,竟然畏战!

“多年静养,不在生死间磨砺,我竟有些迷失了,所谓的强烈感知与直觉,怎么能尽信!万物竞逐,天尊唯有一争才可上进,吾安逸太久了!”

太武像是自迷雾中苏醒,坚定了信念,早先估量出对手的实力后,不战而忧惧,这绝对是取死之道。

此刻,他醒悟过来,同时竟振奋无比。

因为他于刹那间知道,自己多半摸索到了通向大能的路径,若是抗过今日之劫,说不定就可功成!

通向大能的过程会有各种磨难,其中最后的几步路就是——迷失,今天他险些迷了本心,应该是此种体现。

在此过程中,太武剩余下的三具战体融合归一,并未趁势去追击楚风。

他知道,七死身不能击毙对手,只会过早的消耗掉他自身剩余的精气神,这本是号称无敌的秘术,他终究是参悟的还不够透彻呢。

“想杀我,却未必了,我破除迷障,悟出了这是通向大能的最后考验,我终是拨开了不祥的云雾,而你则会死!”

太武寒声道,恢复唯一真身后,他也在剧烈喘息,吞吐天地间的浓郁能量。

虽然是短暂的对决,可是却消耗了太多,动辄就涉及到了天尊道果的兴衰,此间过程极其可怕。

刚才的一战若是换成旁人上去,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两人间的秘法都是可斩杀正常天尊的不世之术。

此时此刻,整片道场中,所有人都震骇不已。

人们仰头望天,那个少年清秀绝伦,眼神明亮,可是竟这么可怕,让名气极大的太武天尊口鼻淌血,实在是一个异数。

“我怎么感应到,他的果位不是天尊,而只是在神王领域中?”有人疑惑。

“传说中的……恒王!”一人颤声道。

开口之人是天尊,结果却如此失色,其音发抖。

恒王,对于许多人来说连听闻都没有听闻过,当某一位天尊讲述出来后,所与人都震撼了。

恒王,历代都不可求?举世难寻此中一生灵!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早先对楚风出手的那位灰发天尊抹去嘴角的血,一阵颤栗,通体冰寒。

他有些后怕,不久前他甘为太武的马前卒,为其出手,失去了一个赤皮葫芦,竟是惹了一位……传说中恒王!?

这种只在史前神话传说中出现的生灵,来头太大了,恒王一旦成长起来,莫不可镇压一世!

场中,太武动了,很果断与决绝,这是他的主场,自扫清心中的迷雾后,他像是恢复到了青壮时代,自信心与血气滔天而上!

“任纪元沉浮,大浪淘沙,古今更迭,留下的才是真。”太武开口,声音不急不缓,吐出三字真言:“斩——千——秋!”

在他的口鼻间,喷薄出一张刺目的金黄纸张,上面铭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承载着岁月,支撑着天地!

一时间,时光缭绕,将他包裹。

这是以他一生感悟凝聚出大道纸张,越发才璀璨夺目,斩破了天地,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他,向着楚风飞去,要绝杀他!

在外人看来,这玄而又玄,因为所有人都觉得,时光静止了,万物皆不动,现在唯有太武祭出的黄金纸张在飞!

它如惊天神雷,似域外仙剑,横空而击,不可阻挡,太恐怖了,也太宏大了,破灭一切,没什么可抵御。

这是代表了万物竞逐,大道之下的最强一击吗?

众人觉得魂光发抖,身体不能动弹,乾坤于此寂静,唯有那束光滔滔而去,到了楚风的近前,抵到了他的眉心,要他将立劈为两片!

在这生死时刻,间不容发间,一双手无声无息出现在楚风的眉心前,像是破开了万古的障壁。

双手晶莹如玉,隐约间密密麻麻都是细小的文字,它夹住了这张纸!

一刹那,便是太武的瞳孔都在收缩,他的致命一击,就被这样挡住了?被一双手牢牢的夹住!

接着,嘎嘣一声,纸张崩灭!

他怎能不惊?!

看似一张纸,可是却凝聚了太武的精气神,是以他的感悟铭刻下的师门最高妙术,结果……依旧无功!

这时,所有人都发现,他们各自终于能动了,震惊的看着那一幕。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清楚,那是怎样的一击!

斩千秋,那是武疯子同黎龘一战后,痛定思痛,深入阳间各座名山大川等绝死之地,终找出的失传万古的一桩无上妙术。

号称史上最强妙术前三甲内的传承!

它关连时光,积淀着岁月,掌握后,诸天都不可束缚,都要为之而颤,这是为天下第一强者准备的妙术。

也正是因为如此,它很难练成。

太武,天资超凡,但也只能修炼此术残缺版——斩千秋。

纵然如此,足以击败这个层次的各种生灵。

然而,事实发生后,对他的打击极大,还是被楚风挡住了。

楚风没有说话,但是,他内心也是大受震动的,他不是第一次见识这一妙术,在同厉沉天对决时就曾感受过,不过刚才依旧体会到了这一妙术的威胁。

“唉!”

太武一声叹息,似是很低落,失去了心气,甚至有暮气沉沉、万念俱灰之态。

这一声叹息,让诸多围观者都跟着心情低落,这可是一位老牌强者啊,手段尽出,居然就这么被压制了?

太武一脉的弟子门徒,更是心神皆寒,那个看似少年的小阴间鬼物怎么会如此之强?

“我们可是武皇一脉的传人,怎么挡不住他?!”有些人难以接受,在远处握紧拳头,低吼了起来。

然而,楚风却没有像这些人一般觉得太武风放弃了,而是更进一步的体会到了死亡的威胁,甚至是毛骨悚然。

这是一种强烈的直觉,让他警醒,让他没有放松任何警惕。

果然,就在太武叹息发出的刹那,天崩地裂,这片道场下冲起一团云雾,带动出了无以伦比的强大生机。

那是一株莲,只有一尺高,却异象惊人,被混沌包裹,通体宛若赤色母金铸成,结有一个花蕾,花瓣紧闭,并未盛开。

此莲一出,像是搅动了天机!

这片天地居然都在簌簌发抖,剧烈摇晃。

与此同时,亿万里之外,某处莫名地域中,一个白发女子在石洞中倏地睁开了双眼,她身前也有一株被白雾包裹的植物轻微摇动。

若是有最为古老的人在此,一定能够认出,这是太武之师!

她的来头很惊人,是武疯子最宠溺的弟子,也是最小的弟子!

“吾徒有难,可是,太遥远了,来不及了。”

她虽然是满头白发,可是容貌极其年轻,很美丽,眼神中有挣扎,也有犹豫,但最终还是动手了。

她自身前那株植物下的异土中取出一物,犹豫着,慢慢注入了能量。

轰!

乌光冲霄,照耀世间!

此物一动,带动了天机,让远在极北之地的武疯子都于沉寂中睁开了双眼,他自语道:“怎么能够轻易动它,祸事!”

嗡!

整片阳间,或许没有几人能够感应,但是,却真实的发生了一些变化,有某种异常的可怕气息流通。

“世间还有我的痕迹吗?等待了一个又一个纪元,终于又让我捕捉到了那个世界的气息,我要回归!”

接着,大笑声震动了岁月,这个生灵也不知道在何地,在哪里,在哪片岁月中。

“哈哈,以为不念不想,让世间将我遗忘,就能磨灭一切吗,欲将我隔绝,可我刚才看到了,如今那里唤作阳间,我踏着帝骨,终找到归途!”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