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98章 拖人下水

作者:大司空字数:2737更新时间:2019-09-16 16:37:22

正文

李琼的左眼皮一直跳个不停,他总有一种预感,要出大事了!

只是,李琼一时又想不清楚,哪里会出大事呢?

李中易虽然御驾亲征离开了开封,可是,他把警政寺卿李延清、九门提督李云潇、缇骑司提督左子光这三个心腹之臣,留在了开封。

按照道理来说,有此三人坐镇于开封,可保开封万无一失。但是,左眼皮子跳个没完,令李琼依然揪着心了。

上次,李中易的庶长子李继易,因为和其母闹别扭,居然躲在宫女房里死活不肯露面,制造了好大一场恐慌。

按照道理来说,庶长子李继易越是胡作非为,李琼应该高兴才是。然而,李琼清楚的知道,李中易并非一般的君上,其选择储君的逻辑,也必定会与众不同。

孩子们都还小,而且李七娘尚未生子,李中易又正值春秋壮年。说白了,滑阳郡王府距离争储的那一天,还早得很!

李琼心里明白的很,他年事已高,恐怕已经等不到立储的那一天了。

在值房内吃罢早餐后,李琼按照往常的习惯,在公事厅门前的小院子里溜弯消食。

忽然,堂后官来报,说是孔昆孔参相派了孔七过来,想请见李琼。

李琼眯起两眼望向湛蓝的天空,过了半晌,才说:“叫他进来吧。”

“小的孔七,叩见李相公。”孔七在院子里见了李琼,毕恭毕敬的下拜行礼。

李琼摆了摆手,说:“罢了。说吧,有何事?”

孔七再次行礼,小声说:“小人有要事相告,还请李相公屏退左右。”

李琼盯着看了眼孔七,随即摆手将左右的随从,都赶开了。

“禀李相公,我家参相命小人来禀于您知晓,不知您何时有空,有要事相商?”孔七一番话,令李琼不禁大皱眉头。

以孔昆的身份和地位,居然只派了一名仆人来见李琼,按照规矩而言,这其实是极其失礼的行径。

然而,李琼却很了解孔昆的脾气。孔昆虽然肩扛振兴儒教的抱负,屡屡在教育方面,忤逆李中易之意。但是,孔昆却是个极其精明的政客,他既主张了自己的抱负,又没把李中易惹急了,其中的迟度拿捏,可谓是恰到好处。

“半个时辰之后,请你家主人过来一晤。”李琼不想和孔七多说废话,直接约定了见面的时间。

等孔七走后,李琼招手唤来心腹堂后官李文柄,吩咐道:“你去查一下,孔七还见了哪些人?都说了些什么话?”

“喏。”李文柄拱手行礼之后,转身快步离去。

李琼接着在院子里溜弯,一边散步,一边踢腿扭腰,据李中易所言,这是为了促进血液循环,大大的有益于延年益寿。

没办法,儿子李虎太老实了,孙子李安国还没成长起来,李琼只能尽量向老天爷争取多活几年。

等李琼回到公事厅里,刚坐下不久,孔昆就来了。乱小说□□Www.LXiaOshUo.NeT

“李相公,要出大事了!”

刚一见面,孔昆便语出惊人,李琼不由心头猛的一惊。

孔昆绝对不是那种故弄悬虚之辈,他既然说要出大事了,那肯定就是大事了!

“哦,出什么大事?”李琼虽然揪着心,面上却丝毫未显焦虑之色。

“京城的士林之中,有人提议包围新太学。”孔昆叹了口气,这事和他其实也脱不开干系。

李琼眯起两眼,冷静的思索了一番,这才慢腾腾的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区区读书人罢了,能闹得出多大的风浪?”

武将出身的李琼,只在乎刀把子是否不稳,却不担心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书生,能闹出啥花样来。

“我的老相公啊,若是两边的读书人,在新太学的门前撕打起来,闹出了人命,那就绝非小事了。”孔昆已经顾不得官体了,跌脚叹息不已。

“噫。”李琼豁然开朗,这些日子他的左眼皮子一直跳个没完,敢情真要闹出大事了啊!

自从李中易上台之后,朝廷的教育格局,就持续不段的出现了各种新变化。

和读书人息息相关的就有好几桩,新太学的建立,算术学堂组建,科举分为两种,等等。

读书人,读的就是经史子集,玩的就是阴谋诡计。

李中易搞出的新花样,读书人中的明眼人一看即知:这是在为彻底的改革科举制度打基础做准备吧?

李琼终究是武将出身,对于枪杆子有着莫名其妙的信任感,却疏忽了读书人们如果狠起来,那也是会玩命的。

经过孔昆的提醒,李琼随即意识到了,读书人这是要聚众闹事,反对李中易一手主导的新政呐!

如果是有人拿刀子要造反,李琼丝毫也不需要担心,兵权尽归于李氏之手,何怕之有?

然而,现实情况却是,手无寸铁的读书人要闹翻天了,如果不小心伤了或是弄死了读书人,不管是谁下令镇压的,恐怕都会遗臭万年。

李琼越想越后怕,他家是典型的外戚之家,孙女儿李七娘又是颇有圣宠的皇妃,迟早会诞下皇子。

若是李琼不小心把读书人都得罪死了,将来,滑阳郡王府的外孙,想要继承皇位的难度,只怕是难上加难了啊!

“孔相公,老夫是个粗鄙的武夫,大字不识得几个,还请你不吝赐教。”李琼虽然是个武将,却不是没见过世面的笨蛋,他很自然的就想把他自己从旋涡里摘出去。

孔昆既然约见了李琼,自然是想要拉李琼一起下水,共同承担起相应的责任,岂容李琼溜之大吉?

“李相公,在下也是听门生说了这么一句嘴,也不知道能不能当真。本着疑事从有的原则,特来相告,还请李相公拿主意定夺。”孔昆也是官场老手了,话说的漂亮之极,骨子里却是将责任推卸给李琼。

“哈哈,事关重大,老夫安敢随便胡言乱语?孔相公,你既然来了,不如请刘相公和折相公集体商议,如何?”李琼是首相,他的责任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去的。

事到临头,不如索性将内阁的诸位相公,都一起拖下水吧?

逍遥侯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