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九八章 只是这个世界的终结②

作者:才不是妹控字数:3571更新时间:2019-09-16 22:09:42

将蓝沧溟团成一个球顺着管道滚远了之后,刘思倩便散去了自己身上的蓝火,背靠着已经破开了一个大洞的断龙岩,坦然的看着那些黑炎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没错,一边后退一边挖洞,等到刘思倩把整个管道用蓝火烧穿的时候,她已经退到了这条走廊的最深处。再往后,就是那个曾经堆满了“红玉”,不过现在那些“红玉”已经被楚扉月用空间屏障和墙壁构成的封闭空间给封存起来了,在短时间是不会起什么幺蛾子的。

emmmm考虑到楚扉月已经挂了,如果时间久了,没有楚扉月的续杯,空间屏障终究还是会消失的,到了那个时候……南极洲上的一切生物、微生物、非天然造物,就只能自求多福了吧。

灾厄的种子,就是在这个时候埋下的。

看到刘思倩已经放弃了抵抗,原本紧贴着地板、墙壁和天花板熊熊燃烧的黑炎也逐渐平息了下来。它们慢慢退后,最后变成了沁月脚边温顺的小奶狗,轻轻的舔·舐·着她的小腿。如果只是看到这一幕,大概谁也想象不到,就在一分钟前,这些黑炎还是一副打算焚尽世界的狂野派画风。

欺负一个失去抵抗意志的人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除非是那种可以从折磨别人的过程中获得快乐的变态,否则碰见那种已经放弃抵抗的敌人,大部分人都会在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给敌人一个痛快的。

沁月虽然恨刘思倩杀死了楚扉月,但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让她有着温和的性格。像是虐杀这种事情,哪怕是在产生极度厌世情绪和毁灭倾向的现在,也不会出现在沁月的身上。●乱小说●wWW.LXIAOShUo.nEt

她只是,单手提着自己的黑柴刀,走向已经在坦然的望着她的刘思倩。

“那个男人,他逃不掉的。”沁月这个时候已经发现蓝沧溟被刘思倩弄走了。

“沁月,这个错误是我造成的,后果也由我来承担。蓝沧溟他只是在听从我的命令,就算要怪,你怪我就可以了。”刘思倩自己主动往前走了两步,微微扬起自己的头,将自己脖子送到了沁月的刀口之下,“要杀我的话,你现在可以动手了。”

逃得了一时就逃得了一世,刘思倩不知道沁月到底从哪里搞来了这一身黑炎的超能力,但她认为沁月的瞬移并不是没有限制的。如果不是直接瞬移到目标的背后,沁月根本就没有任何收集情报的渠道,她想要在茫茫人海中再一次找到蓝沧溟的概率几乎为零。只要现在把蓝沧溟送出去了,她并不担心蓝沧溟会再一次被沁月堵在连逃跑都逃不了的死胡同里。

蓝沧溟只是喜欢和别人比剑的剑疯子,他又不是傻,碰见沁月这种完全被碾压根本就打不过而且打不过就会死的敌人时,他肯定会找机会逃跑的。

听着刘思倩笃定的语气,沁月摇了摇头,但终究还是没有把自己打算毁灭世界的打算说出来。

何必呢,事情不是用嘴说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做出来的。再说了,刘思倩现在就要死了,只要沁月抬手一挥,刘思倩的脑袋就要从脖子上搬家了,她又何必和一个眼看着就要死了的人去解释自己要怎么样毁灭掉这个没有哥哥的世界呢。

“那好,你去死吧。”沁月的表情没有意思的波动,她的手办上扬,干脆利落的一个斜上切,黑色的柴刀直接化作一道黑光,朝着刘思倩的脖子扫了过去。

一道黑色的半月形光芒扫过,沁月便转过了身,不再去看刘思倩那已经被自己从脖子处一分为二的尸体。黑色的火焰再一次升腾,高涨的火苗从下往上,逐渐将她的身形吞噬。当火焰彻底将她包裹时,下一次传送就会开始。

但是突然,沁月身上的火焰瞬间高涨,再一次变成了卷起波涛的巨浪,朝着四面八方横扫而去。

然而这一次,那原本无往不利的黑色火焰就如同撞上了一堵空气墙,被挡在沁月的面前,不得寸进。

沁月看到黑炎的正前方站立着一个人,她以为那是刘思倩还没有死,或者是使用了什么复活的手段,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再一次挥出了手中的黑柴刀。

可是接下来的发展却并没有遂沁月的愿,黑柴刀被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挡住了,本应该无比锋利的柴刀与那一层屏障碰撞之后,发出了犹如敲击玻璃一般的声音。紧接着,黑柴刀便被毫不留情的弹开,甚至就连让那一面屏障泛起波澜都做不到。

不过没有关系,柴刀本来就不是对物质特攻的,沁月用它斩断了蓝沧溟的无影剑,纯粹是靠着柴刀的锋利度。像是这种需要破坏的目标,还是换上锯刀比较好。

沁月手中的黑柴刀燃烧起了黑色的火焰,当火焰散去,她手中的柴刀已经变成了血红色的锯刀(南仁益阳剑)的模样。这一次,原本很轻松的抵挡住黑柴刀劈砍的透明屏障被轻而易举的击碎了。

沁月在黑化状态下会获得两把武器,一把黑柴刀一把血锯刀。柴刀对生物,只要是还活着的生物就会被柴刀轻易杀死;锯刀对物,任何死物被锯刀攻击后都会立刻被摧毁,不管其本身强度多少结构如何。

简单来说,就是杀人用柴刀,破坏用锯刀。沁月厌世之后想要将这个世界毁灭,这并不是在开玩笑。她只要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将手中的锯刀斩向脚下的土地,就连地球都会被她这一刀劈开。如果行星内核被一分为二,星球的引力也会因此而分化,被分成两半的星球会快速分裂,以各自所剩下的那一半星核为中心形成新的小号行星。而在这个过程中,这个星球的生态环境会被悉数破坏,不管是生活在地表还是生活在海洋中,谁都逃不过毁灭的结局。

然后,这按理说就连星球都可以切开的一刀,却被两个葱白的手指捏住了锯齿状的刀刃。沁月用力抽了两下,但锯刀在那两根手指的钳制之下纹丝不动。

黑炎的爆发也没有意义,沁月的黑炎都快把她周围的空间给填满了,却依然无法突破眼前那人的阻拦。在用手指挡住了锯刀之后,那一层无形的屏障再一次出现,将沁月的黑炎完全挡了下来,没有泄露出去哪怕一丝一毫。

终于,沁月发现了问题的真正所在,她所处的空间就像褪色了一样,除了她自己和面前的那人之外,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灰色,并且处于一种绝对静止的状态。

毕竟她记得很清楚,刘思倩现在的头发是仿佛在燃烧的蓝色,而不是黑度有些深的灰色。

刘思倩的脖子上并没有出现伤痕,这大概也就意味着,她刚刚的那一记斩击,并没有真正落在刘思倩的脖子上,而是随着她被拉入到这片灰色的、仿佛时间都静止了的空间而落到了空处。虽然看上去,她确实斩断了刘思倩的脖子,但实际上她只是空挥了一下而已。

那么,到底是谁把她拽进这个空间里的呢。

周围的黑炎实在太挡视线了,所以沁月就把它们重新收敛了起来。等到黑炎的高度降低,那个只用两根手指就挡住了沁月的锯刀的人,也终于在沁月的面前露出了她真是的容貌。

看起来确实是有些熟悉,但是沁月知道,自己在最近这几年一定没有见过面前的这个人。

白色的板鞋,紧裹着长腿的牛仔七分裤,露出小肚脐的白色短衫,胸前那只米黄色的电气老鼠因为那丰满的胸围而笑容灿烂。沁月在网上见到过这种衣服,必须要胸·型很漂亮的女生来穿才能撑出最完美的效果,而那些平胸的妹子穿上则完全是一个悲剧的哭脸。当然,沁月自己也能穿出这种效果来,所以也没有什么可值得羡慕的,说不定还可以穿上这种衣服去来妃面前秀一秀优越?

如果楚扉月没死的话,沁月一定会认真的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至于现在嘛,那样做还有什么意义呢……

虽然皮卡丘的笑容很灿烂,但还是远远比不上衣服的主人夺目。

盯着面前这个人的笑脸看了好几秒,沁月才终于从自己的记忆中翻出来了可以和面前这张脸对应上的人。虽然记忆之中柔顺的长发此时已经变成了十分时尚新潮的离子烫,洁白的裙装也被牛仔裤和完全反季节的露肚脐衬衫所代替,但是毫无疑问,这张脸的主人正是那位曾经在两兄妹的童年中短暂出现又迅速消失,却对他们的未来和人生都产生了十分深远和重大的影响的柳星姐姐。

没错,拦住了沁月的锯刀,阻止她杀死刘思倩的人,正是他们的柳星姐。

同时,她还有另一个真正的名字,那就是『星琉璃』。

所有星幕圣女的大姐头,星幕圣女族第一女帝,代号“存在者”——星琉璃。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