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章 悔不当初

作者:公子許字数:3924更新时间:2019-09-16 14:30:56

一想到军机处大臣的职位即将飞走,房俊便怒火狂升。

为了谋求这样一个直接买入军界大佬地位的职务,自己废了多少心血,谋划了多长时间?

从提出“军机处”这个概念开始,直至推动李二陛下即将于朝会之上庭推众议,再私下运作联络各方舍弃了无数的利益,眼瞅着即将成为大唐帝**政两界之内数得着的大佬,夯实了自己的根基,却被长孙无忌一脚给踹翻在地……

这个仇算是结定了。

从今往后,已经不是你们长孙家找不着我报仇的事情了,而是我房俊注定要跟你们长孙家硬怼到底!

害我不能进入中枢?

你们也别想好过!

他的一番怒叱,骂的长孙涣脸上阵红阵白,既是羞怒不已,又是胆战心惊。

这房二说这番话到底是何用意?他说知道了我私底下做的那些事……他到底知道了什么事?又知道了多少?

六郎长孙澹之死,最后可是将房俊牵连在内的,若非长了公主为其作证,恐怕房俊很难自证清白。以房俊的脾性,定然对那件事怀恨在心,并且很可能私下展开调查,万一查出自己在其中的所作所为……

长孙涣冷汗都下来了。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一阵骚动,先前跟着长孙无忌前往房家的奴仆私兵慌慌张张的跑回来,见到门内院中对峙的双方,先是一愣,继而急忙跑到长孙涣面前,悲呼道:“二郎!大事不好,家主被房玄龄那老贼打伤,如今……”

话音未落,但见到房俊一个箭步冲上去,狠狠一脚踹在这人腰胯之上,庞大的身子腾云驾雾一般被踹飞出去,继而狠狠跌落在地。

长孙家众人大怒,长孙涣面容狰狞:“尔岂敢再赵国公府放肆?”

决斗是一回事,那是关中的传统,你可不要脸面避而不战,应战了就胜败自负。

但是这般殴打长孙家的家仆,那可就是打长孙家的脸了。

房俊不屑的瞅了他一眼,冷然道:“谁再敢口出秽语,辱及家父,老子就宰了他!”

身后他的亲兵部曲这时候纷纷抽出兵刃,雪亮的横刀刀光森冷,杀气腾腾,似乎只要房俊一声令下,这些人就敢血洗赵国公府!

长孙涣制止了愤怒的家人,挥手招过来另一个家仆,问道:“父亲到底如何了?”

那奴仆一脸愤怒,大声道:“家主被房……房……房相给打了!”

他下意识的也想喊一声“房老贼”的,但是紧接着便见到一旁倒在地上兀自呻吟却爬不起来的同伴,硬生生将“老贼”两个给咽了回去……

长孙家诸子霍然变色,纷纷惊呼:“什么?!”

这时,一众家仆私兵抬着长孙无忌进入府门……

长孙家诸子“呼啦”一下纷纷抢上前去,待见到长孙无忌躺在一个门板之上被抬着进来,花白的发髻散乱,头上的梁冠不知掉到何处,一张脸色如金纸,额头一个大口子皮肉翻卷,虽然已经简单处置过了,却从衣袍之上斑斑血迹,便可猜测当时定是鲜血迸流。

长孙家的郎君们眼珠子都红了……

在他们心目当中,自家父亲就是大唐最有权势、最有智慧的那一个,满朝文武尽皆玩弄于股掌之上,在帝国之内就是名副其实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何曾有过这般狼狈的形象?

父亲被人给打成这样,身为人子,岂能不怒?

……

房俊也大吃一惊。

在他的心里,父亲房玄龄永远都是那个温文尔雅、温润如玉的长者形象,仁慈祥和,似乎永远也不可能跟打架、骂人这等事情联系上,从来都是有条不紊的处理好一切不利之事宜。

似这般动手打人,且是将长孙无忌打得头破血流……

嘶!

父亲威武!

不过转念又一想,长孙无忌这个“阴人”诡计多端奸诈狡猾,该不会是自己将脑袋撞在墙壁上或者柱子上,上演一出苦肉计,以此来陷害自家老爹吧?

儿子被杀了,老子又被打成这样,不仅仅是李二陛下必定新生恻隐,就连那些个贩夫走卒都得心生同情……

娘咧!

好奸诈的老东西!

……

长孙净刚刚被房俊放倒在地,此刻却浑然不顾双方武力值上的差距,红着眼睛就朝房俊冲过去,大叫道:“老子与你不死不休!”

房俊尚未有所动作,身后的亲兵部曲已经挡在他的身前,手执横刀,杀气腾腾的瞪视着长孙净。

“住手!”

跟在后面的李君羡率领“百骑司”刚刚走进长孙家的大门,便见到房俊的亲兵横刀出鞘杀气腾腾,顿时大吃一惊,赶紧出言喝止。

长孙涣等人亦是上前将长孙净拦下,开玩笑,房俊这个棒槌万一发了疯,那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既然有李君羡在此,就表明事情已经进了陛下的耳中,无论如何都会给长孙家一个交待,此时万万不能意气用事。

想要给父亲报仇,以后有的是机会……

李君羡抢上前去,命令自己麾下“百骑”将双方人马尽皆分开,大声道:“陛下有旨,传召房俊入宫觐见!”

长孙涣上前,怒声道:“此獠闯入吾长孙家,大打出手肆意凌辱,简直……”

“此事本将尽知!”

李君羡冷然打断他的话语,淡然道:“是非曲直,自有陛下衡量,此间之事,吾自然会向陛下如实奏禀,不劳长孙郎君多费唇舌。”

长孙涣忍着气,闭上嘴。

娘咧!

整个长安城谁不知你这个陛下走狗与房俊交好?老子当然知道“百骑司”无孔不入,此间之事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是老子就是怕你颠倒黑白、信口雌黄啊!

但是此刻他也不敢多说,“百骑司”乃是陛下亲军,身为臣子,心中质疑未尝不可,但若是宣之于口,那就有诋毁陛下之嫌……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君羡将房俊带走。

回过头,长孙涣带着诸位兄弟将父亲抬进后堂卧房之中,自有李二陛下派来的太医上前诊治,好一番号脉观察之后,方才安慰长孙家上下,说是伤口只不过皮外伤,未曾伤及内里,只是气急攻心,故而才导致晕厥,只需静养一段时间即可痊愈,毋须担忧。

长孙涣等人连忙道谢。

待到太医开了宁神安养的方子之后告辞而去,长孙涣等人这才围拢在长孙无忌病榻之侧,一个个面露担忧。

对于长孙家来说,长孙无忌便是那一棵参天大树,繁茂的枝叶遮天蔽日,将一切困厄苦难尽皆阻挡,让他们这些子侄能够享受余荫。若是一旦这棵大树倒下,谁都不敢想象长孙家的未来会是如何。

利益是恒定的,你多一份,别人便少一分。

这些年长孙家依仗着皇帝的宠信和长孙无忌的谋算,不知道占了多少利益,一旦长孙无忌支撑不住,以往那些个在长孙家这里吃了亏的人家会如狼似虎的扑上来。

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官场之上捧红踩黑的事情他们见了不知多少,自己也做了不知多少,只要想想若是没了长孙无忌,他们即将要面对的局面……简直不寒而栗。

所幸长孙无忌虽然年岁不小,但身子骨倒是届时……太医走后不久,病榻上的长孙无忌便悠悠醒转。

“父亲!”

“伯父!”

“叔父!”

一众长孙家的子弟尽皆面露喜色,纷纷涌上前去。

病榻上的长孙无忌长长的吐出口气,缓缓睁开眼睛,慢慢的转动眼珠子,见到面前的子侄,便知道自己这是被送回了家中,想到先前在房家正堂里发生的一切……他又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他长孙无忌虽然一生算计、锱铢必较,被称为“阴人”,但素来有担当、有排面,何曾遭受过这般奇耻大辱?

被人打破头……这可是自从辅佐李二陛下登基之后就未曾发生过的事情。

尤其是打人的还是房玄龄……即便自负如长孙无忌,亦不得不承认论起名声来,自己相比房玄龄可是差了不少。尤其是在士林之中,房玄龄素来以性格温和、仁慈敦厚而著称,谁若是能够逼得房玄龄动手打人,可见此人是有多么恶劣……☆乱小说☆wWW.LXIAoshuO.net

不出意外,怕是用不了多少时候,整个关中都将流传着他长孙无忌逼上门去最终却被房玄龄暴打的言论。

而且,这其中同情他长孙无忌的人,几乎不会有……

一时间,长孙无忌羞愤无地,他千算万算,却算漏了兔子急了也咬人,更何况房玄龄亦曾宰执天下、权倾朝野,哪里是一只只知蹦跶却不会还手的兔子?

越想下去,越是悔不当初。

自己怎么就认定房玄龄在理亏的情况下会任由自己上门打脸,却号不反抗呢?

失策了呀……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